最佳讲堂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
菜单导航

他们一直在这儿

作者: 最佳讲堂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2日 20:35:05

  庄明已经一年没和家里联系了,好不容易等到放元宵节才有时间回去。坐在火车上,他看得见窗外飞过的田野里,农夫正在辛勤地挥洒汗水,看起来丝毫没有冬天的寒意。庄明心中一暖,火车随即钻进了山洞。

  各位乘客客,**站将要到了,请到站的乘客拿好行李准备下车……

  晚上,沉睡中的庄明被一阵广播声吵醒,广播中不断重复着快要到的地点。庄明逐渐从睡梦中苏醒,逐渐听清了广播里提到的那地名,那熟悉的地名。不知哪里来的兴奋使他突然跳了起来,脑袋一下就顶到了火车放行李箱的行李架。剧痛使他又瞬间坐了回去,下意识地用手抚摸着脑袋,两行清泪从眼角划出,嘴角却不断地上扬,好像没有半点疼痛的样子。

  庄明拖着沉重的行李箱在火车站前行着,夜晚的火车站非常宁静,即使是刚刚下车,也只有几个脚步声在走廊里回响着,随后又消失了,只剩下明亮的灯光一直照耀着车站,走廊又再次陷入一阵宁静中。

  刚刚出火车站,一阵阴风从庄明身旁刮过,又钻进他的衣服里。庄明的外套似乎没起到半点作用,只感到周围的气温骤降,使他不禁打了个冷战。

  怎么这么阴冷,这里的寒风已经变得这么刺骨了吗?得赶快回家,吃妈亲手包的醪糟汤圆……

  庄明掏出电话,按下了打给小松的电话

  一个半小时后,小松的汽车出现在远处的街角,突如其来的车灯光照得庄明的眼睛非常难受,像爆炸一样。庄明在心中忍不住唾骂了一句。随后提着箱子就朝车子跑了过去,迎上小松那总是让自己发笑的笑容。

  诶,明子,呆会儿去我家住一夜吧,咱俩好好叙叙旧。

  不了不了,我现在就想赶快回家,也不知爸妈现在怎么样了。

  啊?去你家啊!好吧好吧,不过……唉!算了,就去你家。

  庄明疑惑地盯了小松座位两眼,见其沉默了,也就随兴望向窗外,望向这变化后的小镇。庄明仿佛能看到以前的老鞋店被拆房车夷为平地,不久一栋高楼被立了起来,直至天际。路旁的灯光不断从庄明脸上闪过,闪得他头晕晕地,一倒头便睡了过去。

  车轮停止了旋转,沉睡中的庄明再次被弄醒,模糊地视线朝车窗外扫了一下,可是。

  家呢?我家去哪儿了!庄明的家似乎消失一般,看不见房子,只看得见房子后方天边的地平线,乌鸦在路旁的树枝上惨淡地叫着。

  庄明突然回过神来,慌忙打开车门跑下车去。

  嚯,吓我一跳!刚刚是我眼花的节奏么?

  只是一个开车门的瞬间,庄明的家又出现在他熟悉的位置。一个两层小楼,刷白的油漆即使在夜里也显得格外亮眼,大白依旧趴在铁门后的水泥路上守护着整个家,看起来睡得正香。看看时间,已过凌晨六点,过会儿他们该起床了。又一阵阴冷的风钻进庄明的衣服里,这使庄明不禁打了个冷战和感到不安。

  庄明长舒了一口气,从车后提出行李箱,开始向家门走去,丝毫没注意小松脸上吊着的惊讶。

  走到门口,大白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突然从睡意中炸了起来,冲着庄明疯狂的叫着,锋利的犬齿露了出来似乎准备将一切撕碎。可当它看清来人的模样后,又画风突变地站立了起来,两条前腿透过铁门间的缝隙贴在庄明的裤子上,朝着庄明吐着舌头,看起来比看到吃的还高兴。

  庄明嘴角微微上翘了一下,掏出钥匙准备开门,却发现门没锁,沉重的锁块吊在铁闩上。

  难不成是家里出事了?

  想到这,庄明猛地推开铁门,提起行李箱朝里门跑去冲去,大白在身后跟着追着叫着。

  伴随着急促地钥匙进锁声,里门被庄明一下拉开,庄明焦虑的表情在门被拉开的一瞬间迎上了爸妈的面无表情。

  嚯,爸!妈!你俩怎么站在门口勒。吓了儿子我一跳!庄明喘着大气说着。

  哦,我俩听到门口的动静,感觉你回来了,想出来开门,没成想真是你!

  爸!妈!两行清泪从眼角划出,庄明猛地扑进爸妈的怀里。然而他们的四肢却僵硬的搂着庄明,大白依旧在一旁吐着舌头。

  当他们的手触碰到庄明的颈部时,庄明感觉到明显的冰凉,感觉像是要钻进他的骨子里一般。抬起头望着爸妈的脸,此时一缕黎明的白光透过窗户射了进来,射到爸妈的脸上,照出他们苍白的脸色和那僵硬的表情,一股像是烧焦的味道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

上一篇:围炉夜话

下一篇:邪门的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