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讲堂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
菜单导航

血衣-噩梦之床

作者: 最佳讲堂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17日 22:24:25

  幸福的生活是由一张床所打破。张晓和马毅是一对情侣,两人毕业后没回来家陕西留在了重庆上班,刚毕业没有积蓄只能找便宜的出租屋住。

  张晓和马毅租了一间很破旧的出租屋,刚来看房子的时候这里又破又脏,刚开门一股股的霉味铺面而来,可能是很久没人住,看着屋顶还随时可能掉下来一些生物。墙上到处都是发霉所留下的印子,蜘蛛接了一个又一个的网,因为房租很便宜所以就住了下来,收拾出来后感觉还是挺不错的温馨小窝,每天两人出出进进简单而幸福。总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的持续下去。

  大概半个月前张晓和马毅租在二手市场买了一张床,床是木材的颜色就是那种很黑的黑红色,特别厚重,唯一特别的就是床板特别厚。自从买了这个床以后,张晓就觉得屋子没有以前那么温暖整天冷飕飕的,一直会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身边晃晃的。张晓每天夜里都会惊醒过来几次有时候感觉有尖锐的东西在扒床底一样,张晓有时候觉得睡的不是床而是雪地里一样。想起来让人浑身汗毛倒立。白天看看床底又没什么东西,心里毛毛的,整个人都神经兮兮的,跟马毅说他也不相信,说张晓疑神疑鬼的,慢慢就没放在心上。

  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两个月,七月初马毅家里有事他坐火车回来家只留张晓一个人住在出租屋里,回想起住在这里晚上的感觉就挺吓人的,想去同事哪里住却不好意思开口,就硬着头皮住在这里了。想想这半个月的夜晚不害怕是假的。每次睡前把所有的门窗都检查好多遍,就怕有什么东西进来,开着灯睡觉也不踏实,越睡越冷就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迷迷糊糊间感觉有说话声伴着阴森的凉风,沉沉浮浮咋我耳边说“帮帮我,这里好挤啊,”“帮帮我,这里好挤啊,”一直在张晓耳边重复着,一股冷汗从尾骨往上传来。突然背后一凉把张晓从迷糊中惊醒,灯不知道什么时候灭了,又是那句“帮帮我,这里好挤啊,”在张晓耳边响起,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裹着被子躲在门后的角落里,大气都不敢出,也不敢看,心里一直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的”哆哆嗦嗦的挨到天亮。天一亮几收拾东西就跑出去在也没敢回家。

  一直到七月十四号马毅说要从老家回来要到半夜才到出租屋,让张晓回去等他才敢再次回到出租屋。自我安慰说世上哪来那么多鬼,又没什么。当天夜里睡得正熟又听到了那个声音说“你终于回来了,快来帮帮我,这里好挤啊,好冷,你快来暖暖”张晓一下子惊醒过来,身子好像不是自己的一动不能动,感觉有只手从脖子下面伸出来放在张晓左肩上,一点一点收紧,动不了却又能感觉到从手上传来的刺骨凉气,喊有喊不出,“为什么不帮我,为什么没有人帮我,你知道我在里面有多辛苦,”虽然不能动却可以感觉那个东西就在我耳边,如果有人在就会看到一张雪白将要透明的脸出现在张晓的耳边,雪白的嘴唇对着张晓的脸庞吹气。张晓却只能张张嘴什么也没有发出来,“你不帮我那么就让你来陪我吧,哈哈”放在肩膀的手慢慢移到张晓的脖子上,手上的寒气让张晓毛骨悚然。那只手在张晓的脖子上一下子就收紧顿时张晓就不能呼吸了,张晓嘴张得很大,眼睛都要凸出来了,瞳孔一点点在放大,张晓想可能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吧,想着她今年才24岁还没有跟马毅结婚,还没有孩子,就连父母今年都没有空去看看。突然“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开门我回来了,”马毅回来了。可能想的多了,就会活下去意念就会变得很强烈,张晓用尽全部的力量大叫出来“啊~啊~ ~ ~”在张晓最绝望的时候让她看到了希望张晓多想喊他,可是张晓已经意识模糊眼睛的焦距在扩散,在最后还能听到他的声音是多好的一件事啊。

  太阳刺得我眼睛好痛啊,下意识的用手遮挡阳光,原来天堂是白色的,原来天堂也有阳光。咔嚓,张晓看到了他,他开门进来,原来没有死,还活着,后来张晓出院了,没有人跟张晓说过她昏迷时候的事情,大家的表情举止好像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

  在一次去医院复查的时候张晓趁着马毅去拿药的时候问医生怎么来的医院,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医生说“你家人说不让你知道的,但是病人有权利知道自己怎么了”。原来根本就没有鬼,原来张晓是得了一种叫“强迫幻想症”的病,原来张晓和马毅在毕业的时候就已经分手了,因为张晓的家人不同意强迫马毅跟张晓分手,就触发了张晓的病情,没有破旧的房子,没有发霉的味道,没有木床,也没有鬼,这些都是张晓无法接受被迫分手的恋人所强迫自己以为跟马毅离家出走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