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讲堂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
菜单导航

远方飘来的文章

作者: 最佳讲堂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2日 08:24:02


  
  篇一:远方飘来的乌云
  住在西安的旅店。
  夜里,饭店的服务生来敲门,请我把落地窗紧密关闭。
  “因为,今天晚上有沙尘警报,来自蒙古的沙尘暴将会侵袭。”
  在台北时常听到沙尘暴,以为这只是空气更糟一些,并不以为意。不过,还是关紧了门窗,恋恋地瞥了一眼西安的夜景。
  半夜,突然被一阵阵哗哗的声音吵醒,站在窗前,只见片片的细沙呼呼的打在窗上,窗外白茫茫,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
  那种沉黑与沙响,使我感到恐怖,原来,这就是沙尘暴,和以前在台湾想象的沙尘暴,威力相差不可以毫厘计呀!
  第二天的早晨,我打开窗户,发现阳台上厚厚的一层沙,而远处的城景,包围在犹未散去的沙雾里。
  西安的朋友告诉我,在他还是孩子的40年前,北方来的沙并没有如此恐怖,这些年来,蒙古地区的沙化严重,草原与林地迅速消失,沙尘暴一年比一年严重,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沙子完全淹没了。
  这世界原来是一个世界!没有一个人是单独存在的,也没有一个国家是可以独存于世界的。
  在我们的空中飘的云,是千里外飞来的。
  在我们窗外吹拂的沙尘,是起于塞外的一阵清风。
  使我们的海边冻毙的上千吨鱼群,是百万里的一道冷流。
  我们不能轻忽这种连结,更要深思这种连结。香港人桌上的鱼翅,是来自美国海岸的双鳍鲨.香港每年吃掉7600万鲨鱼翅,使得9种鲨鱼濒临绝种。
  中国在品尝经济开发的果实时,也开始吃到环境恶化的苦果了,黑心商品只是小样儿,真正的灾害像百年雪灾,沙尘风暴、江河泛滥、天地变异都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打转这个一直向前奔跑的国家。
  当我整装出发,到西北工业大学演讲,迎面被沙子打得脸疼,想到应该和大学生讲讲这个世界的相同性,也谈谈愈来愈迫切的环保概念。
  我看到街边的垃圾桶被塞爆了,塑料袋在狂风中跳舞,想到在日本东京街头,为了分类回收垃圾,摆了7个不同颜色的垃圾桶。
  这种思维,不知道中国什么时候才会有?
  突然想到一句话:“你不保护环境,环境也不会保护你”!
  
  篇二:爱,从远方飘来
  深秋的天空,高远而空旷。阳光,柔和地洒下她的光茫,缱绻成温暖地绽放。一场感冒刚刚痊愈,静坐一隅,我便看到了窗外一地的金黄。这是一个没有喧嚣吵嚷的午后,结束了上午忙碌的工作,我握着手机,独自来到了公司的草坪上,享受这一轮惬意的秋日阳光。
  心,温暖着,穿透回忆。静思着近段日子所经历的一切,总是让我阵阵心悸,喜极而泣。撰稿了一个多月的小说,终于在前些日子全部完稿,有朋友说,这场感冒就是因为写文太劳累的缘故。我想,亦如许吧。但无论怎样,在这个金秋十月末端,我终于完成了积蓄在心底久久的愿望,在期待中静候老师帮我出版的书刊早日来到我的手心。这份期待,好温暖,好有成就感。虽然累点,无怨,无悔。
  因为文字,认识了一群群来自五湖四海的兄弟姐妹。虽然从未谋面,可他(她)们却时时刻刻陪伴在我的身边,朝夕相处,缱绻不离。从没想过,一屏之隔的友谊,会是如此般地浓郁。都说,网络是虚拟地,可我总是能幸运地拾到一片片真情流淌在我的兵兰家园。这份幸运,让我一次次感动淋涕。
  正在我心生温暖,遐思翩翩的时节,一直握在手心的手机,忽然间发出了轻微的震动。低头垂眸间,我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号码——“媛缓”。于是,很自然地摁下接听键,便听到了一个孩子般稚幼的声音传来:“阿姨,在干吗呢?吃饭了吗?”一股惬意的温暖在耳畔久久涤荡。(中国散文网- )
  这又是一场因文相识的遇见。不记得是从哪一天开始,这个叫我阿姨的宝贝便闯进了我的世界,走进了我的心间,来到了我的兵兰家园。这份遇见,让我感动;这声阿姨,让我从心底萌生一种原始的母爱,就象爱护自己的孩子,总是不由而发地关注着她的动态,关注着她的心情。
  还记得初识她的那段日子,因为工作的忙碌,我很少在网上跟她单独聊天,不是不想聊,而是真的没有时间,加上我本来就是不爱聊天的那种人。甚至我都不知道她到底多大,为什么会叫我阿姨?更不知她是男生还是女生。直到有一天夜里,我频频地收到她好多条留言,看到她在空间为我写了无数条心情动态以后。那一刻,我不得不去空间看看她。原来,她是位乖乖地、可爱地小女孩儿,名叫诺筱媛,我习惯叫她媛媛宝贝。
  这后来,这位可爱的媛媛宝贝,总会适时地给我很多很多意外的惊喜与温暖。开心地时候,她为我分享;生病的日子,她替我担心;幸福地时刻,她为我祝福。就是这样一个从没谋面的小网友,就是这样一直甜甜叫我阿姨的小女孩儿,总让我感动得一次次泪流满面。
  前段日子,打开空间,蓦然间发现她快过生日了,“十八岁少女的花季”,这是她在空间为自己写下的一段心情说说。这时我才知道,过了这个生日,她就十八岁了。本来承诺为她写一篇生日文字,没想到后来几天,因为感冒发烧,加上工作的忙碌,所以一直怠慢了这份承诺。
  宝贝,对不起,其实,阿姨不单单是祝福你生日快乐,更多的是希望你天天快乐!
  这些年,一直奔波在漂泊的这条旅途,对于自己骨肉分离的女儿,总是心生愧疚,在我的文字里,写得最多的就是我留守在老家的女儿。当我一个人静下来之时,心里总是久久牵念一年半载都见不到一面的孩子。所以,免不了很多时候,把自己沉溺在对女儿沉沉的思念与愧欠里,也在那个时刻,为自己写下了很多对不起女儿的文字。
  “阿姨,别自责,其实你已经是天底下最好的妈妈。”这是她看了我写给女儿的文字以后,在空间为我写下的心情动态。在偶尔她发表的说说中,我萌萌开始知道,这个十八岁还不到的花季少女,这个可爱的媛媛宝贝,她的童年经历了很多常人孩子没经历的创伤,所以她有了很多抱怨父母的心情,有了很多对父母的不理解。
  其实,无论你的童年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成长的。媛媛,请允许我以一位母亲的身份这样亲切地呼唤你,要相信,这个世上,哪个做父母不疼爱自己孩子的?他(她)们或许有很多你难以想象的苦衷,他(她)们或许有很多你永远无法知晓的苦不堪言。所以,孩子,记得,多一份理解,多一份宽容,用心去接受你的爸爸,爱你的妈妈,珍惜属于你的幸福。无论怎样,他(她)们都是永远牵挂你的父母。
  再后来的好几天,感冒频频没好,而且与日俱增的发烧,但我依然我行我素,依然支撑着工作,依然坚持着文字,依然坚持来到空间看看,发表一些心情说说。也就是在这些心情下,让这个还不到十八岁的女子,第一次用命令的口吻对我发出了“通缉令”。
  “阿姨,真的对你很无语,一股无名的火从心底升起,你就不能照顾好自己吗?你就不能对自己好点吗?别总让大家替你担心行吗?可不可以请你对自己好点,因为我真的很担心你,真的很在乎你知道吗?所以可不可以请你一定要对自己好点。”
  ……
  那一刻,我又被这份感动填满胸襟,亲爱的宝贝,我能真真切切感受你在打这些字的时候,手在颤抖心在颤粟,连嘱咐的话语都显得语无伦次,衣不蔽体。眼泪夺眶而出,顺颊而流。当时,我没有任何犹豫,赶紧发了我的手机号给你。我说:“谢谢你,媛媛宝贝,谢谢你对阿姨的这份惦记。这是阿姨的手机号,想我了就打我电话吧。别担心,阿姨没事。”
  没过一会儿,这个可爱的孩子天真般地发来消息给我说:“阿姨,你还真把号码给我了?就不怕我打你骚扰电话呀?”
  那一刻,还真有点心悸。是啊,毕竟网络是虚拟的,万一是无聊之人说出的话呢?况且我们几乎都没有聊过天,但这样的想法只有那么一瞬间。然后,我笑盈盈地说:“宝贝,阿姨相信,相信你肯定不会的啦。”从不轻易告诉网友手机号码的我就这样把我的手机号给出卖了。
  一段平静的日子过去,也没有接到陌生的电话。有一天我正在医院打着点滴,手机“滴滴”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跃入我的眼帘,是短信息。没有称呼,直截了当地问我:“好些了吗?愿你早日好起来。”我一手打着点滴,一手回复信息:“谢谢你,亲,正在医院打点滴呢,好多了。”虽然不知道这是谁,但我知道这一定是我文字里惺惺相惜的姐妹。
  第二天,一个电话从遥远的那边飘了过来:“阿姨,感冒好些了吗?知道我是谁不?”
  依然是昨晚发短信息的这个号码,我嘶哑着声音回答着说:“宝贝,知道,你叫我阿姨我肯定知道是谁?好多了,别担心。”
  打这以后,几乎每天睡觉前就会收到一条这样的信息。
  “阿姨,晚安,好梦哦。”
  “阿姨,记得照顾好自己,好好地。”
  暖暖地幸福溢在心间,那份感动无以言表,握着这一条条信息,安稳地睡了一觉又一觉。
  然而,就在这个秋日暖阳的午后,在我感冒痊愈的时节,再一次聆听到你甜甜可爱的天籁:“阿姨,在干嘛呢,吃饭了吗?”
  这一次,对这个号码我再也不陌生了,“媛媛”这个温暖的小女生就这样存留在我的手机里,这个九零后一直叫我阿姨的小网友就深深铭刻在我心底深处。电话中我知道,她距我工作的城市不远,我真希望有一天我能去她工作的城市看看。
  “谢谢你,宝贝,放心吧,阿姨已经是大人了,懂得照顾好自己。可你,你还是个刚刚出入社会的孩子,天凉了,记得照顾好自己,别让阿姨担心,好吗?这段日子你也感冒了,记得赶紧吃药,别老是牵挂阿姨,阿姨已经痊愈了。”
  “那好吧,阿姨,我去吃饭了,记得少对着电脑,感冒刚好,别写太多文字。”又一次暖暖地叮咛在我耳边萦绕。这一刻,爱,从远方飘来,我闻到了幸福的芬芳。
  后记:媛媛,不知道你的生日到底是哪一天,无论迟到与否,阿姨衷心祝福你,祝福我的媛媛宝贝:生日快乐,天天快乐!收到你的很多手机信息,责怪阿姨没能及时一一回复,但心底已经铭记你给阿姨的片片温暖。此篇文字,是阿姨承诺好久写给你的,迟到了,对不起,十八岁花季少女,永远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