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讲堂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
菜单导航

独钓寒江

作者: 最佳讲堂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14日 00:59:28



  篇一:独钓寒江
  锦衣长袖,长发孤独。斜风中,雨淅淅清凉,濡湿了蓝衫的下摆。清红的大伞在雨洗中,泛着寂寞、苍凉的光。
  踽踽独行的高大人影,走到了江畔,撑着把大伞,默默远眺着朦胧的江面。长发在江风中卷曲轻扬。烟雨中,江面愈显宽绰,遥远的对岸远山,低矮朦胧;江心一叶轻舟,徘徊烟雨。朦胧中,似有人影披蓑垂钓,轻做舟头,这一派烟雨似与其无关,且自飘摇;又似乎专为其而来,权且相衬。一江漂流而去的空旷气息,突然间,随着烟雨风流扑面而来,蓝衣人影不由长呼出一口气,衣摆随着起伏的几支芦苇,潇洒轻动。极目远眺,烟波浩渺,江流缓缓,如匹江面漾起团团细纹,四下里一切都灵动如画。再望那,垂坐依旧的雨中渔翁,不由心里清静,渐渐似也与烟雨融入,也成了舟上人的风景;我心境与舟上人同,自不去羡慕他们人的逍遥。
  静寂的天地,突然从江心飘来苍凉歌声,“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歌声古拙质朴,飘逸出尘。蓝衫人影不由扬首清和,随之唱曰“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声音清澈嘹亮,悦耳四方。“古有青山八百丈,拦路江野接天水……”“我志昂扬,剑指天……十万江山主沉浮!”“山高水泄九重难,谁人能撼天地威……”“山高九仞我为峰,洪水猛兽巧驯服……”余音回荡江天,歌声中,苍古拙幽与清悠激越的清和缭绕,宛若天籁,似乎遥远;静静地,似乎醉了清风,眠了烟雨,天地间只此余音袅袅。
  一江水流,江心明亮,倒影中,一舟一人,蓑衣乌蓬,显得明晰弯曲。远处旷野人家,袅袅炊烟,飘摇间被雨打湿。蓝衣人笑着,“知己随风……”江中人答着,“一时天涯……”最后江心岸畔,狂笑齐歌,“言笑永远……”笑声飘荡天地,看野夫放浪形骸,肆意纵怀间,江流似也欢腾轻滚,烟雨也更见朦胧,几支芦苇也在红伞的轻转中,簌簌细舞。临近的河畔沙石,似也漾起着红光,羞涩的瞧着,江流而过,溅起细浪。
  歌挽苍凉,烟雨寒江,随风间逍遥,不见孤寂。唱晚时老伴,昏灯浊酒,一夜人生。锦衣华袖,美食果腹,惶惶时不安,担心明日。踏步间狂歌,随意从心,言笑随风……
  
  篇二:独钓寒江
  夜幕垂落,阑珊渐稀,锁不住心的驿动。被回忆的镣铐绑住思绪,情不自禁地想起千里之外的你。想你的一颦一笑,想你小小的无赖……满怀柔情充盈心海,萦绕小屋。
  此刻,只想饱蘸我一脉深情,为你曼舞一曲弦音,倾诉心思嫣然。慢慢地撩拨那席珠帘,循着墨香的婉约,轻抚无从平静的遥念。再轻吻你的名字,召唤你入我的梦乡。
  就这样,独坐寒夜的凄凉,轻扣键盘,洒落心音,疯狂指舞,渲染夜色。用疲惫的手指打捞你于文字的海洋中。在执着的守候中,忍受相思的煎熬,还有那一点点异样的情愫。于诗文的平仄中,坐落在梦想的国度里与你厮守岁月。栖息在你的枝头与你演绎人生的韵律,共度生命的永恒。
  在隔世离空的虚幻中,默默地捧着你,柔柔地诉说,沧海桑田,呢喃涌动的心弦。描摹欲语还休的凄艳,清愁淡烟,裹一怀缱绻,缭绕月色。灯光摇落一地的思念,泛滥在寂寞的河床上。(中国散文网  )
  不知你可感应到了吗?你可懂得我用柔情编织的经纬中,隐藏着怎样的渴望?在这半肩尘埃,一笔,一烛的等待中,盘坐在一阕忧伤的诗里,独钓寒江,独斟一壶岁月酿造的酒。将咫尺天涯缩短在零碎的文字里,散落在纷飞的纸张上。
  “蓬山此去无多路,烟水茫茫音尘绝”。杯中的茶早已凉尽,无数的浮光掠影从眼前飘逝,终握不住这一掌烟云。其实在这静谧里,无论内心如何的汹涌澎湃,思念的花朵如何地妖娆妩媚,却因无人欣赏而失去生机。
  轻轻地摘一枚相思的果,抱在胸前,极尽能量地把满溢的情愫,折叠成千纸鸢,放飞在苍茫的红尘。
  愿它穿越千山万水,飘向你————芬芳你今夜的梦呓!
  
  篇三:独钓寒江
  记得在上古文精读时,老师曾说在评价鲁迅时,说道,孤独是生命的一种状态,伴随生命的始终。当时懵懂无知,不以为然。
  昨晚,夜已深,但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我不想数羊,没有这样的习惯。并且,不想随大流,不是每个人数了羊后都能如愿以偿。很意外的,这次来大姨妈肚子出奇的痛,似有千斤巨石负压在我并不丰满的小腹。躺在床上,冷汗直流,却始终咬紧牙关,不吭一声。翻身,床外,灯火通明,风扇不停地运转。那是一个热闹的世界,有他和她的甜言蜜语,有她和她的谈笑风生,有她的满足的轻轻的鼾声,还有她浴书奋战的沙沙声。只是没有我的惨淡的笑容和直冒的冷汗。
  翻身,千斤巨石转换了方位,化成千万吸血虫,噬咬我千回百转的肠子。断肠草,断肠人。拼命用被子捂住腹部,拼命寻找一点温暖。金贵的,它。换来一身汗。看表,已是一点三十分。拿着手机,没有了力气。
  床帘外,笑声依旧,三盏大灯助阵,尽管只有一个人在玩命似的玩电脑。
  想起阮籍的一首诗:
  夜中不能寐,
  起坐弹鸣琴。
  薄帷鉴明月,
  清风吹我襟。
  孤鸿号外野,
  翔鸟鸣北林。
  徘徊将何见,
  犹思独伤心。
  这是最早体会到生命的孤独的人。两千年后的今天的我,竟也在细细品尝着这独特的味道。
  灵魂袅袅升起,升到这都市的最高处,俯瞰大千灯红酒绿,花红草绿。这里,熙熙攘攘,有他,有她。熟悉的不熟悉的,交心的不交心的,朝夕相处的隔海相望的。他们都看不见我。就这样,穿梭于人群,淡淡地看着这人世间。
  我开始放肆的大笑,没人能听见。我轻吟浅唱,依旧没人能听懂。起舞,腾升,回归属于自己的世界。
  站在那个地方,看天空,深邃的宇宙,无边无际,很平静。黑暗笼罩着大地,像巫纱。因为没人能看到,那边悬挂的不起眼的亮点。也许是一颗白得发亮的牙齿,也许是一颗被遗弃的小宝石,或许又是一粒逃出来的小珍珠。总之,那微弱的力量,无人能懂。
  微风袭人,冷。没有重量的灵魂,伸出手,想抓住一个可以依赖的力量。找遍天涯,海角,只是看到自己的两只手在狂乱的挥动。看不到你,看不到他,也看不到她。失望之余,发现左手紧握着右手,冷风飘摇,铁青的脸很是狰狞。
  我,一个人,行走在这里。

上一篇:我是一片落叶

下一篇:乱红飞过秋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