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讲堂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
菜单导航

一纸离殇

作者: 最佳讲堂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4日 05:14:00



  篇一:墨染红尘,浅诉一纸离殇
  初凉,静窗而立,看整个世界一倾而下
  那一朵晚开的玫瑰
  还没有等到最后一朵完美绽放
  便在清冷的冬雪中低垂着哀伤
  荒凉雪舞的季节,衣抉的惆怅遗落了瓣瓣花香,风也轻抚了纱曼,一阵寒凉,静夜沉寂,一缕薄雾笼罩着街道的每个角落,夜风清冷刺骨,茫然四顾,一袭寒冷独舞了沉睡的夜空,零星的时光,交错着薄凉。
  文——那转身后的落寞
  触手可及,墨染岁月淡白的痕迹,流年的瞬间来无影无无踪,静默的释放,内心的世界坦白给黑夜,岁月与我,到底是花开流水无情,盛世的让人感叹日渐苍老,依着岁月的肩膀,墨染的感慨万千,用平庸和成熟肢解着桀骜不驯,心在律动,寒风轻轻抚过眉间,青春的欢愉,已是那样的遥远,模糊了沉寂的时光,岁月静好,凄凉了美。
  丝缎光滑,如霜美丽,一场美丽的邂逅,终究逃不过烟花易冷的璀璨,时光的荒芜,闪动着旧年的影子,笙歌心伤,多年以后,如期的穿巡风化的褶痕,风寒月冷,眼眸里满是寻觅,那些说不出写不完的故事,依旧零落在唯美的残句里,最后只剩一枕清梦,早霜的习习冷风,荒凉了我的长夜,动人心魄的深处,心伤着自己灵魂的独舞。
  朦胧的夜,朦胧了昨日的情真意切,寒宿一地落花飞,素年锦时,苍白无力,生死两茫,谁曾经说过,不离不弃,呢喃在耳边的相惜,从妖娆到凋零,从魂归到梦里,镜花残月,生死相恋,而如今,却不知你在哪里?
  烟尘之中,落絮纷飞,看凋谢成一朵彼岸花,错错对对,春去冬来,将真情深藏在字里行间,晾晒一地的痴心,寡思安逸,深夜无眠,唯有文字墨汁拥暖,也唯有文字,与我朝暮惜见相伴,这一生,让我执笔换的一场温柔的期许,不盼望天长,也不等地久,岁月寂寥,与你相见,便是最大的幸福,存一份完整的温柔,念一场最深情的邂逅。
  千里寒光,幽声萧萧,冷若冰霜的文字在寂静里浅唱,徜徉在岁月的画卷,在季节中挺拔流年的执着,风寒,已不是落花的季节,三千繁华,忧愁孤吟,岁月不过是一捧黄沙,清愁似织,思念如涓涓流水,几望天涯,华美离殇,只为那倾城如画,搁浅的往事,凄美又伤情,牵引着记忆,眼里全是潮湿的凋落,揉碎在岁月的守候,萦绕孤寂相伴。
  撩拨着平静的心湖,前尘过往,几多风雨几多情,红尘多劫,几多不堪,十分好月,却不照人圆,游离在心碎的瞬间,冷香如墨,不问芳草,细数时光年华匆匆,命中注定的缘分随即安然,最深的伤处,轮回在寒风边际摇摆边沿,仰望沉醉,却不能走到过去,回望来时路,只剩下满目苍夷,凋落了希冀,空旷的世界之中,谁还能给自己一个温暖的依偎,朝朝暮暮,把飘零揣在怀里,静数相望。
  曾经以为,爱情来了就不会走,曾经以为,天涯尽处,你会是我永远的守候,曾经以为,流着泪的孤独,你会看懂,红尘街头,离愁满地,让我冷了心,苦了守候,牵不到你的温柔。
  半世悲喜,一纸白筏,两行心酸泪,书不了的当初,湿了岁月的枕头,在那个岁月的风口,叶落暗黄,一袭芳魂,虚度了一场韶华,绝尘的一路伤痕,今世纠缠不清的宿命,终是用几页白筏,更代不堪的永生,世界的尽头,续一节残篇,再回首,杯盏茶冷,抛却时光,一则笑语为流年哀伤。
  沉沦在破碎的记忆里,不想再去徒劳的寻寻觅觅,繁华离合,冷风凄雨,天涯苍茫的无由哀叹,深邃的夜空,再也没有了我期待的风景,有一句话,滴墨说得好,心之净土,红尘中的向往,一生想要的太多,梦想终会破灭,焉有不苦尝世道的,认了吧,终归是要空空的归去。(中国散文网 )
  时光荏荏,现实,总让我触目惊心,翻阅尘世过往,一阵阵心疼不已,潜藏在时光的行程,低着头迈步,背负着厚厚的行囊,让我觉得呼吸时那么的难,这冲诉着尘间红尘气息的地方,我,不愿再待下去,离开,还有我的容身之所吗?哪里才是我的归处?
  心思萧瑟,万念俱灰,不想讲话,不想看书,不想写字,寂寥无声的思绪随着散漫在仓皇里游走,冷风轻轻的吹拂,一个人安静的行走,默默的观望,奔波忙碌,耗尽力不从心,这个人生,带来了什么?又收走了哪些?岁月——一份漫长的煎熬,麻木着我的每根神经,过了今天,不知道明天又该做些什么?
  时光,总是浅薄无情,光阴散落,我们都是时间的过客,曾经的柔肠寸断,曾经的轰轰烈烈,不知道到头来是不是虚幻一场?当年的人,当年的路,当年的微笑,当年的蹉跎,是否还以两两相望的姿势重折不老?寂寞旅途,苦乐便在其中,一辈子如此短暂,几十年光阴消逝而过,你能陪我相扶几时?你能偎依我多久?
  轻倚时光,不恋尘世浮华,不想红尘纷扰,感恩曾经的拥有,流年轻浅,诠释了三生石上的海枯石烂,生命可悲可怜,温暖遐意,一场苦恋,无言的等待,不为曲终人散,只为把盏言欢,卿卿我我,不愿你疏离了承诺的那个永远,灯阑人静,只看见柔弱还在无力承受,满腹惆怅,湿了衣衫,碎碎念念,只有声声叹。
  
  篇二:刻一纸离殇,祭流年
  素年锦时,浮华暗换。刻一纸离殇,祭流年。
  凉风习习,吹散着流年。浅坐在秋姑娘的掌纹里,理清没有理清的思绪……
  岁月如沙,迷蒙着双眼,漫过指尖。
  依偎在一卷暗香里,看一窗烟雨,听一曲弦音,闻一抹陈味,品一季残韵。过往的点点滴滴,似开闸的洪水,顷刻间,淹没回忆。风,拨弄窗帘,撒下丝丝寒凉。雨,悄无声息地下着,落在地上,溅起朵朵水花。眸之所及,是满目苍荑的风景。萧瑟的秋季,也萧瑟了心情。就在感伤时,一不小心,心掉进了思念的城池里,荡起圈圈涟漪,浪起本很宁静的心境。
  一纸离殇里,满是伊的身影。
  想念如藤蔓,爬满岁月的城墙,缠绕离人的清梦;想念如晨风,吹醒花木,共唱殇秋;想念如暮雨,打湿心情,同勉花落。。。。。
  多少次了,会不经意间来到别离的地方。岁月偷换着风景,偷换着容颜,偷换着季节,偷换着心情,却偷换不了那一年那一季那一月那一天那一时那一刻那一分那一秒那一瞬间的别离。记忆里最深的记忆,记忆里最痛的别离,是在这落叶缤纷的秋季。在这个时间,在这个地方,伊的背影由近至远,由大变小,最后凝成一点墨迹消散在了眸里。没有问伊为什么,我知道我的问对伊而言,已是没有必要的回答。放开我的手,放你去你自由的天空,是我该做的,也许我能给你的只是束缚,不是幸福,然,只是在一起久了,难免会不舍。
  经年的风还在吹着,走在落红铺就的小径,浅黄的心事凋落在了梦里。原来这儿的风景很迷离,只怨当初没有赏花的心情。走进亭里,依柱而立,天淼淼,雾茫茫,凝枝头夜露成霜。把盏一青灯,赏夜灯如豆,扑朔的身姿,迷离的浅眸。拾一片残红,写满最熟的字句,藏在怀里,不让风再凛冽它的躯体。
  今夜,伊的到来,是我猝不及防的臆想。没想到伊也还记得这个地方,我不知这次的相见算不算偶遇,一别已八年,如今的伊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明显看见了沧桑爬满伊的前额,岁月饱满了伊的身体,然这一聚,我们却没有了共同的话语。我问“还好吗,”伊说,“嗯,很好”。我问“他好吗,”伊说“他很好”。伊问“我好吗”,我说“我很好”,伊说“她好吗,”我说“她刚才告诉我说她很好”。然后是一地的沉默。殷虹的眼眸,掩藏不住内心的心酸。“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的声音出卖了自己。我知道这一别可能就是今生。
  流年的暗逝,已然忘记了什么叫做心疼。前尘过往,终敌不过宿命的安排。有些人遇见了就是一辈子;有些人遇见了却又忘了;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人想走在一起却是南柯一梦。缘由命定,姻由缘牵。纵然不能牵手于红尘,也要祝福。相爱不一定要在一起,只要过的好,便是给缘分的一个最好的交待。
  就让残绪附着东去的流光一同流走,裁剪一帘思忆裹离殇;雨泪清痕,染红一床孤单;昨夜的梦,走不进今天的旅程。今天的梦境,只有欢聚,没有别离;
  在夜黑的一禺。叹,一池春水浮萍聚。惜,一汪清泉尘世浊。念,有缘无份悲离歌。望,红尘三千笑语延。
  然,我独执一抹韶光,刻一纸离殇,祭流年。
  
  篇三:一纸离殇,满腹清愁
  一纸离殇,满腹清愁;千缕柔情,万般无奈,在秋风劲扫下随着落叶幽怨地逝去。看着萧瑟的疏影,深藏在叶绿叶落,花开花落中的一双汪汪幽眼,在期望与失望中绝望。梧桐深院,寒风残月,倚阑怅然,紧锁离殇,埋葬清愁。
  秋风莫怨痴情客,空对江楼月西斜。年华蹉跎了曾经的纯真,魂梦千载的离殇,在流年零落的寒烟中彷徨。谁将烟焚散,散了纵横的牵绊,听弦断,断那三千痴缠?原是秋风惊散!
  弦断三千痴缠,花湮一朝流连。人在红尘,花间凡事,不过情伤。蓦然回首,落花独倚秋风,如薄纱般随风轻舞在轻暝笼寒的空中,舞尽这一季的繁华,几世的凋零。曾想,你若怜,可愿让我落在你的心间,让我融为泥,化作露,在你心里育一朵永不凋谢的相思兰。哪曾想,一场花事,荼靡开过,却是看不透的翩翩神伤。柔软的时光里,背着离殇,藏着清愁,悠悠地思,苦苦地想,一纸离殇在眉头一抹清愁在心头。枕着无尽的缠绵,想着红尘深深情海茫茫。我用独舞的美丽,轻数落花,我用清冷的文字,倾诉离愁。
  闭眼长叹,经历了浮华,而后是苍凉。红尘深深深几许?几番风雨几多愁,浮华转瞬一场空,一纸离愁葬深秋。明月依旧,云卷云舒,三千弱水,我安坐在你的彼岸,永远只为一个人等待。怎奈宿命难求,捻花不语。沧桑岁月,暮云飞驰,暗淡无光。尘埃落定,悄悄地躲在阴暗的角落,梳理着缠绵的情愫,摇曳着流苏的无奈,数着花开花又落的轮回,拨弄着一曲三生三世的爱恨情仇,慢慢地慢慢地直到地老天荒。
  你是我内心深处的一根琴弦,是我生命中跳跃的美丽音符。然而,我只能把这根弦,这个音符一直深埋在心底,让它穿越那落寞和惆怅,与满纸离殇伴着纷纷扬扬的落叶,一同轮回在秋天的岁月里,成为永恒的经典。
  荼蘼的秋殇终究成为永恒的定格,看不破的永远是如烟的红尘。这一世的繁华已落尽,接下来将伴着唐风宋雨,沿着断肠天涯,顶着晓风残月,穿越亘古流年,等候三生三世,但愿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篇四:一纸离殇,梦断清秋
  回眸浅笑间,人已黄昏。寂寞对我而言,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一个人的时候,喜欢安静的坐在阳台看夜空,懒懒的把自己置身于墨色里,看那一束清冷的月光轻轻柔柔的倾泻在池面上,风过,吹皱一湖池水,揉碎一轮圆月亮。
  听风凉凉的抚过耳畔,传来沙沙声响,点点桂花暗香拂袖,淡淡的沁人心脾,看细小的花瓣一片一片落下,再一片一片的落进水中。依着时光的沧桑,一缕孤寒从瘦削的肩胛升起,在空荡的屋子悄悄漫延,不知道如何安置自己那颗不安分的心!执笔倾诉,满目离殇,却不知从何写起,心事凝结成沧桑。叹息,疼惜。
  短暂的相聚悠长的分离。不再止步不再回头。那些情深缘浅的无奈,那些眉头紧锁的惆怅,谁的寂寞,润湿在水乡的青石路上?一场花事,荼靡开过,随花一梦红阙楼,人去心寰留!饮一杯半生痴缠的缘,以葬花的唇,吻一水千年的梦中锦绣,将一泓腥红的迷离,灌进浮华的盛世。
  青丝泪,落花悲。似水流年,苍凉过隙。不一定所有的故事都要有所谓完美的结局。蔷薇花下的素颜,倾城浅笑。微凉的袖口,不知何时,已坠满了菩提树上莹落的露珠。而一曲清歌,还是留不住摇曳婉转的一帘幽梦。裁一片白云入梦,饮一杯清酒再次失眠。问世间,谁会为谁深情不移,谁会伴谁不离不弃,太多的错落,太多的迷离,世事的轮回,情深或缘浅,千年后我仍旧痴心一片!
  芳菲易尽,红颜易老,这个秋天来的让人措手不及。我青衣舞袖在那断桥中央,眼波中流转着温柔,嘴角边上扬着温暖的弧度,将一份如绵的忧思掰开,成莲。念流云,望天涯,是谁的低吟让我浅浅的尝,浅浅的醉?心辗转,轻敛眉,唯有安静的期待,等待有一天能面向阳光,等待有一天能春暖花开。
  思悠悠,念幽幽,转身,寂寞依旧在左岸,忧伤依旧在右岸。那场穿越红尘间爱恋,将是我一世的伤,永远的痛。烟花凉,一指流沙。一缕清秋梦,锁于眉间,流转于红尘间隙,沉淀于指间柔软温情的文字中。
  望穿秋水的岸边,素颜芊芊,剪影绰约。任月影,轻抚如瀑的长发;任风儿,亲吻飘起的裙角,多少痴念尽成绝?所有的美好,都已搁浅在了季节的深处,所有的记忆,变得无处寄存。在天涯的尽头,总以为天涯不远却在一念之间。在想念的边缘,总以为红尘深处情海茫茫。十指相扣,温暖放在掌心,轻轻回眸,往事一点点的拾零,快乐一点点的串起,绻缱的时光里,念断一丝丝情绪。
  这样的日子里,本不想写这些,可心终还是纠结的。那安坐于水云间的女子,轩窗前,轻吟一首幽怨的曲子,紧握一支流转温情的笔,心如止水,再不惹尘埃。当年,蓦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难定。便从此认为,遇见了你,就等于永远遇见了幸福,永远遇见了温暖。我看到了幸福,却不曾料到陌路天涯的结局。
  柔软的时光里,你说要一直牵着我的手,陪我一起通往地老天荒的幸福路。只要我若不离,你亦不弃。你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幸福地站在云端。是我太过奢望,枕着无尽的缠绵,只待与你携手看细水长流。可惜啊,只是过眼烟花,终究不堪剪。
  坐在流年的菱角,用温暖的忧伤,轻诉心事。水墨间,一抹清愁在天边黯然升起,倦珠帘,望不尽红尘深深情海茫茫。我用独舞的美丽,轻数落花,我用清冷的文字,治疗伤口。杨柳岸边,雨后初晴,任心事满园,捻花不语。沧桑岁月,永远只为一个人等待。暮云飞驰,暗淡无光。在流水之外,悄悄的躲在思绪不会触及的位置,梳理着莫名的情绪,摇曳着流苏的无奈,数着花开花又落的轮回,剪掉一些旧日的痕迹,拨弄着一首永不落幕的心曲,声声慢,孤灯灭,终躲不过悲凉落幕。
  写不完的文字,抒不尽的情愁。叹流年,吟沧桑,原来落叶飘零的秋天,荼蘼的夏伤终究成为永恒的定格,看不破的永远是如烟的红尘。剪烛西窗下,轻燃一柱香。不要说永远,永远有多远?不过是弹指一瞬间而已。青烟漫,月凝眉,这一生的锦瑟年华,我将会一直藏在心底,这一世的繁华落尽,请许我暧颜倾城!
  窗外,光影婆娑。风卷落叶,一地飘零。孤单的日子总是对你放心不下,我知道一个感伤的季节就这样悄然而来。藏不住的情愫,掩不住的悲愁,在这个感伤的季节随风蔓延。我说,时间是这么的快,容颜逐渐苍老的岁月里,转眼间,又迎来了秋季。几多飘落,几多萧瑟,几多落寞,经历了浮华,而后才是苍凉,万物皆如是。静倚轩窗,些许落寞流淌,些许凄美四溢。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细细的雨丝,有着浅浅的寒。三千弱水,我安坐在你的彼岸。一指流沙,流转于红尘间隙。若可,我来生许你岁月静好。
  夜色牵绊,抛洒斑驳的碎影。风透过窗,携一丝微凉,拂乱了一缕长发。一丝丝落烟,飘扬,散落,我轻轻捧在手心,心疼,珍惜。那抹孤影,谁人等在水中央?

上一篇:一纸情伤

下一篇:一纸流觞